□中国数字产业目前大而不强,快而不优。数字产业是数字经济的基石。没有数字产业,就没有国家经济安全、金融
阅读更多
" />

上海证券交易所|全球数字产业结构与中国竞争力

通过amy001

上海证券交易所|全球数字产业结构与中国竞争力

□中国数字产业目前大而不强,快而不优。数字产业是数字经济的基石。没有数字产业,就没有国家经济安全、金融安全和国家安全。数字产业龙头企业是发展数字经济的主力军。把中国的数字经济做强做优,关键在于把中国的数字产业龙头企业做强做优。

□中美数字产业效率与效益比较的基本结论是:第一,中国资本市场赋予数字产业的PE值普遍高于美国;其次,中国数字产业的销售利润率和资产回报率普遍低于美国;再次,美国数字产业集中,说明数字产业高度垄断,中国也初步出现了这种趋势,这是全球共同的产业特征,需要共同寻求解决方案。

□在19个数字产业中,半导体产品、半导体设备、计算机硬件、通信设备、系统软件和应用软件是最核心的6个产业。然而,在半导体产品、半导体设备、系统软件和应用软件这四个行业,中国都没有全球领先者。计算机硬件和通信设备行业只有一个。因此,发展和培育这六大核心产业的龙头企业是政府、社会和企业共同关注的问题。

数字经济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经济发展的主旋律之一。作为行业研究者,我们首先对数字经济和数字产业进行界定并比较全球格局,然后对中国和美国的数字经济产业进行对比分析,进而提出发展数字产业和培育中国具有世界竞争力的大企业的建议。数字经济包括“数字工业化”和“数字产业”两大类,其中数字产业是数字经济的核心产业。没有数字产业化,就没有各行各业的数字产业,数字产业是根本。本文主要分析数字产业。

上海证券交易所|全球数字产业结构与中国竞争力插图一、数字产业的分类和全球格局的基本比较

本文主要对我国全球数字产业数据库中的上市公司进行产业研究,从而进行基础数据分析。为了进行全球比较,我们使用GICS产业分类来界定数字经济的范围,并对主要数据进行基本比较。在GICS划分的产业中,数字产业主要分布在信息技术和通信服务业。在GICS分类标准下,在统计和比较的前提下,我们定义了19个四级数字产业。

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全球91个国家和地区共有6811家上市公司。其中,企业数量超过100家的国家和地区有15个,排名前五位的分别是中国大陆(1224家)、日本(858家)、中国台湾省(849家)、美国(714家)和韩国(659家),占全部上榜企业的63%。

全球数字产业总市值32.64万亿美元,总收入9.51万亿美元,总利润1.03万亿美元。美国虽然上市公司数量排名第四,但总市值18.32万亿美元,占全球的56%;总收入3.48万亿美元,占全球37%;利润总额5216亿美元,占全球的51%;综合工业系数0.50,居世界第一,占半壁江山。中国数字产业上市公司数量全球第一,占比18%;总市值5.04万亿美元,占全球15%;总营收1.8万亿美元,占全球19%;利润总额为1174亿美元,占全球的11%;综合工业系数为0.15,居世界第二,不到美国的三分之一。日本上市公司数量全球第二,总市值5%,总收入9%,总利润10%。综合工业系数为0.0725,居世界第三;日本和美国的对比系数是0.15,中国和美国的对比系数是0.45。美国、中国、日本的数字产业综合系数之和为0.7325,占全球的73.25%。

日本有四个行业强于美国,分别是无线电信业务、电子元器件、电子设备和仪器、互动家庭娱乐。日本有6个行业强于中国,无线电信业务和信息技术咨询业优势明显。值得注意的是,与日本和美国相比,日本的系统软件产业综合系数仅为美国的2%,应用软件为美国的4%,半导体产品为美国的4%,通信设备为美国的1%,计算机硬件为美国的8%。由此也可以看出美国数字产业的碾压性优势。

第二,中国数字经济规模全球第二,但大而不强,快而不优。

数字产业是数字经济的基石。没有数字产业,就没有国家经济安全、金融安全和国家安全。数字产业的龙头企业是主力军,发展数字产业的龙头企业非常重要。

(1)中美数字产业综合比较系数

中美上市公司数量比为1.67,总市值比为0.27,收入比为0.48,利润比为0.30。按照我们的权重计算方法,中美数字产业综合比较系数(以下简称比较系数)为0.32。直观来说,中国数字产业的价值、规模、效益综合指数不到美国的三分之一。考虑到中国可能有一些未上市的国企数据,而美国的行业和数据主要分布在行业的高端和头部企业,如果将这两个因素抵消,比较系数0.32是一个合理的值。

在19个数字行业中,中国在电子元器件(比较系数为4.04)、电子制造服务(比较系数为3.07)、无线电信服务(比较系数为2.12)、电子设备及仪器(比较系数为1.79)、互动家庭娱乐(比较系数为1.14)、通信设备(比较系数为1.08)等6个行业强于美国。同时,中国有13个行业弱于美国。中国数据处理和外包行业的比较系数只有美国的1%,系统软件行业是美国的3%,计算机硬件行业是美国的12%。差距巨大。

中国数字产业总市值占中国行业总市值的27%,总收入占15%,总利润占15%。在美国,数字产业总市值占行业总市值的41%,总收入占22%,总利润占30%。美国数字产业总市值比中国高14%,总收入高8%,总利润高27%。换句话说,在美国的上市公司中,数字产业创造了22%的市场、30%的利润和41%的公司价值。这证明了数字产业本身的重要性,还不包括数字产业对其他产业数字化发展和转型的带动作用。

美国在六大数字产业中占据压倒性优势。美国半导体产品行业市值、营收、利润综合系数占全球51%。美国计算机硬件行业综合系数占全球65%,行业冠军是苹果。中国全行业29家上市公司市值、营收、利润之和还不如苹果。美国互动媒体和服务业综合系数占全球73%。行业冠军是Alpha Beta(谷歌),中国全行业36家上市公司不如Alpha Beta。美国数据处理和外包行业综合系数占全球82%,中国58家上市公司还不如VISA。美国应用软件产业综合系数占全球58%。ADOBE是行业冠军,中国188家应用软件公司都不如ADOBE。美国系统软件业综合系数占全球92%,行业冠军是微软。中国系统软件行业全部35家上市公司市值、营收、利润之和,分别是一家微软公司对应价值的4.4%、7.5%、0.8%。

(2)中美数字产业的龙头企业和高价值企业

根据产业经济学中CR4(前四名份额集中度指数)的概念,在19个数字产业中,我们以市值、营收、利润为指标,计算权重,以前四名为样本,称之为行业龙头企业。在19个行业冠军中,美国有9个,日本3个,中国台湾省2个,爱尔兰、荷兰、加拿大、英国和中国大陆各1个。76家龙头企业中,美国有39家,占比51%;中国有14家,占18%;日本有7家,占9%;其他国家和地区占24%。

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中国数字产业与美国的差距。

首先,美国在所有19个数字行业中都有全球行业冠军或实力雄厚的龙头企业。事实上,除了美国的9家冠军企业,美国资本还控制着5个行业的产业冠军。比如半导体设备的产业冠军ASML的第一、第二大股东都是美资;半导体产品的产业冠军:台资TSMC最大股东是美资;无线业务的行业冠军软银的第二大股东是美资;互联网服务和架构行业冠军SHOPIFY加拿大第二大股东为美资;信息技术咨询的行业冠军爱尔兰埃森哲,其实是美国安达信咨询转型的公司。

在19个数字产业中,中国有1个电子设备和仪器行业的冠军,有9个行业的领先企业,包括电子元器件、计算机硬件、通信设备、互动媒体和服务、互动家庭娱乐、互联网和直销及零售、无线电信业务、技术产品分销和电子制造服务。半导体产品、半导体设备、互联网服务与架构、系统软件、应用软件、信息技术咨询、非传统电信运营商、数据处理与外包、综合电信服务等9个行业无龙头企业。

我们的研究数据还显示,在数字行业,中国和美国分别拥有75家和150家高市值(超过100亿美元)的上市公司。中国高市场企业的市值、营收、利润之和仅为美国企业相应价值的11.2%、30.7%、12.3%。中国的IT咨询、非传统电信运营商、数据处理、外包行业都没有高价值的企业。

以上数据的对比结果,都是对中国数字经济“大而不强,快而不优”状况的生动描述。然而,这些是对我们发展的鞭策,而不是气馁的理由。新中国从贫穷中走来,数字经济和数字产业是我们在“第三次浪潮”中与强国、富国共同起步的结果。

三。中美数字产业的效率与效益比较

我们从四个方面比较分析了中美两国数字产业的效率和相对收益。

(一)中美数字产业市盈率比较

在19个数字行业中,美国有两个行业的PE值明显高于中国。其中,互联网和直营零售业的PE值美国为60,中国为28;应用软件行业PE值美国72,中国60。

中国五个行业的PE值明显高于美国。其中,信息技术咨询及其他服务业的PE值中国为36,美国为27;系统软件行业PE值中国51,美国31;电子元器件行业PE值中国27,美国23;制造业服务业PE值中国24,美国17;半导体行业PE值中国51,美国24。

在其他12个行业中,中美PE值差异不显著。总的来说,中国资本市场给予数字产业的PE值,除了互联网、直销零售业、应用软件行业之外,与美国持平或更高,这反映了中国资本市场对数字产业未来发展前景的预期。

(二)中美数字产业销售利润率比较

  美国数字产业销售利润率高于中国的产业有5个。其中,系统软件产业为29%:4%,通信设备产业为15%:5%,电脑硬件产业为19%:4%,半导体产品产业为24%:9%,互动媒体与服务产业为29%:13%。中国有2个数字产业的销售利润率明显高于美国。其中,无线电信服务产业和非传统电信运营商产业,均比美国高6%,其他产业均低于美国或不相伯仲。>

(三)中美数字产业资产回报率的比较

美国有八个数字行业的资产回报率比中国高10%以上。其中,互联网和直销零售占28%: 18%,信息技术咨询和其他服务占18%: 7%,系统软件占47%: 8%,计算机硬件占79%: 15%,半导体产品占23%: 9%,半导体设备占23%: 9%,通信设备占22%: 9%,应用软件。中国有三个数字产业的资产回报率高于美国。其中,电子元器件行业为11%: 7%,无线电信业务行业为9%: 5%,互动媒体及服务业为18%: 14%。在其他八个数字行业中,中国的资产回报率低于或等于美国。

(4)关于市值集中度、适度的收入收缴和利润集中度。

美国19个数字行业中,8个行业中3个行业的平均集中度高于90%,6个行业高于80%,1个行业高于70%,2个行业高于60%,1个行业高于50%。美国数字产业的平均集中度在80%左右。可见,数字行业是一个高度垄断的行业。其中,集中度最高的行业是互联网和直接零售、互动媒体和服务、计算机硬件和系统软件。集中度最低的是应用软件、电子设备和仪器仪表行业。

中国的互联网和直接零售、互动媒体和服务、综合电信服务和无线电信服务的集中度与美国相当,均高于90%;电子制造服务业的集中度接近90%;计算机硬件和通信设备行业集中度接近80%;其他12个数字产业的集中度都低于美国。

中美数字产业效率与效益比较的基本结论是:第一,中国资本市场给予数字产业的PE值普遍高于美国;其次,中国数字产业的销售利润率和资产回报率普遍低于美国;再次,美国数字产业集中,说明数字产业高度垄断,中国也初步出现了这种趋势,这是全球共同的产业特征,需要共同寻求解决方案。

第四,中国企业在数字经济发展中的主体作用

今天中国数字经济的蓬勃发展局面,是中国政府和社会营造的优良环境的结果。在创新发展的过程中,对新出现的问题进行规范,建立法律法规,是一个必然的过程。要在发展中规范,在规范中发展,目的是让企业和社会更加和谐,不断做强做大数字产业。应该认识到,行业监管、防止垄断、资本管制是各国乃至全球面临的共同问题,并非中国独有。

中国数字经济行业的企业要按照国家提出的发展中国数字经济的七个方面开展工作:一是加强关键核心技术;第二,加快新基础设施建设;第三,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发展;第四,推动重点领域数字产业发展;第五,规范发展数字经济;第六,完善数字经济治理体系;第七,积极参与数字经济国际合作。除上述第五、六项由政府主导、企业积极参与外,其余五项都应由企业积极推动,尤其是第一项“强化关键核心技术”。龙头企业的一大职责就是在技术创新和产品创新上引领行业。我们看到,数字产业的全球冠军,如苹果、微软、Alpha Beta(谷歌)和亚马逊,最近平均每年投入315亿美元用于研发,在中国数字经济产业发展的关键时刻,更需要龙头企业持续、密集地投入关键技术。

从数据对比可以看出,中国数字产业相对长板在于无线电信业务和通信设备,短板在于半导体产品、系统软件、应用软件和计算机硬件。在这四个短板行业,我们的主要指标和美国的差距差不多是5到10倍甚至更多。所以,补短板势在必行。短板不仅仅是工业和经济问题,还有国家安全和政治问题。

中央各部门和各级政府要认识到,企业是数字产业发展的主力军。把中国数字经济做强做优,关键在于成为中国数字产业的龙头企业。从某种程度上说,中国数字产业的龙头企业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重要成果之一,是市场发展和开放的成果,值得珍惜。无论是“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企业”、“产业链控制的生态龙头企业”,还是“世界数字产业集群”的集团所属企业,都将从国内现有的龙头企业中脱颖而出。中国数字行业的企业领导人应该认识到,政府出台的各种规范性政策法规,都是为了促进企业的良性发展。由于数字经济是新生事物,如何发展和规范它,社会和企业都会有一个磨合的过程,在把握度上也会有一个优化的过程,这是必然的现象。

同时我们也看到,各地政府都把发展数字产业列入了产业规划,但这要认真分析。例如,从数字行业上市公司数量来看,超过100家的地区分别是广东(296家,其中深圳184家)、北京(206家)、中国香港(147家)、江苏(147家)、上海(116家)、浙江(103家)。目前中国数字行业的龙头企业和高价值企业基本符合这种分布。如果进一步细分产业,广东在电子元器件、电子设备及仪器、计算机硬件、通信设备等7个数字产业中排名第一。在互动媒体及服务、信息技术服务、系统软件、应用软件等7个北京数字产业中排名第一,优势明显。在上海半导体产品、半导体设备、互联网、直营零售三大行业中排名第一。江浙在19个数字行业中并不占据首位,需要进一步细分行业,进行重点分析。在产业规划上,先分析龙头企业,再分析产业链,挖掘背后的区域优势。

19个数字行业中,国有企业155家,占总数的13%,非公企业占总数的87%。在龙头企业和高价值企业中,非公企业分别占71%和81%。因此,在数字产业中,非公企业是主力军。这也建议国家和国有企业加大对数字产业的投资,尤其是投资大、投资周期长的核心产业。

在19个数字产业中,半导体产品、半导体设备、计算机硬件、通信设备、系统软件和应用软件是六个最核心的产业。然而,在半导体产品、半导体设备、系统软件和应用软件这四个行业,中国都没有全球领先者。计算机硬件和通信设备行业只有一个。因此,发展和培育这六大核心产业的龙头企业是政府、社会和企业共同关注的问题。仅从国家安全的角度,必须尽快解决。如果不落实到行业、企业、产品上,国家安全就是一句空话。

结束语

(1)数字产业是国家高度重视的产业,必须“做强做优做大”。这些年来,中国在数字产业方面打下了良好的基础,积累了大量的资源。目前,中国的数字产业排名世界第二,遥遥领先于排名第三的日本。

(2)中国数字产业目前大而不强,快而不优。中国数字产业所有上市公司的综合产业指标占全球的16%,不到美国的三分之一。中国和美国在数字产业的关键行业,在效率和效益指标上,和美国相比,差距巨大。

(3)中国必须以投资引导和市场拉动的方式,加快数字产业全产业链的建设,补齐短板,至少在关系国家安全的产业节点上,加快提供安全、可靠、合格、可用的产品。

(4)区域经济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是发展什么产业和如何发展的问题。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下,地方政府应进一步注重对数字产业现状、龙头企业、产业链、地方优势的具体分析,形成全国性的数字产业生态系统。

(5)产业发展的基础在企业,尤其是龙头企业。中国需要增加全球数字产业的龙头企业数量,尽快产生半导体产品、半导体设备、系统软件和应用软件产业的龙头企业。

(6)数字行业具有“赢者通吃”的自然垄断属性,尤其是互联网行业。因此,在产业政策上,不仅要抵制垄断,控制资本,更要扶持产业链控制的生态企业,形成产业集群参与全球竞争。政府和社会应该根据全球环境中的产业特征来把握这种平衡。

(7)俄乌冲突深刻启示我们,数字产业是国家安全的基石。各级政府、非政府组织、投资界、企业界和行业的重要消费部门必须理解国家发展数字经济的规划和方针,大力发展数字产业,持之以恒地不断缩小与世界强国的差距。

(何志毅是清华大学全球产业研究院首席专家,北京大学教授,博士,北京新雷蒙德戴尔创业学院董事长,中国南方科技大学兼职教授。)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关于作者

amy001 administrator